亚搏体育官网平台登录

新华社西宁4月4日电(记者骆晓飞 张子琪)记者从青海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获悉,青海省扶贫开发局会同人社、财政以及银保监等部门制定出台七条政策措施,大力支持受疫情影响下贫困劳动力就业及发展到户产业保收入。

“当前,青海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已从一级响应调降为四级响应,但受疫情影响,前期对贫困劳动力返岗复工、稳定脱贫造成较大冲击。”青海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促进就业和农民工工作处处长潘立说,在确保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时,及时梳理和细化扶持政策,一方面便于群众理解,另一方面要为他们提振信心。

据了解,2020年4月至7月,为鼓励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贫困劳动力通过劳务经纪人、公共就业人才服务机构、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和行业协会等,到各类企业就业或者参加农牧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居环境改善的,给予每人1000元的一次性就业补助;对各类企业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并签订劳动合同的,每吸纳一人一次性奖励企业1000元。

同时,公共就业人才服务机构、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和行业协会免费推荐贫困劳动力就业可给予一次性补贴,并对在疫情防控期间,劳务经纪人组织带领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的按标准给予奖励,并对跨区域转移就业的,按照实际交通费用给予交通补贴。

据青海省扶贫开发局介绍,疫情防控期间,青海省4146个行政村中每村增设防疫消毒、巡查值守、宣传疏导等临时性公益岗位,重点安排贫困户和低收入户中的弱劳动力,并给予每人一次性5000元岗位工资。

此外,在支持贫困户发展生产方面,可适当对其延长到期还款期限。对贫困户发展生产需借用互助资金的,在今年内可将借款最高额度提高到4万元。对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本县2019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0%、且有意愿发展生产需要资金支持的低收入农牧户,可参照贫困户扶贫小额信贷政策,给予1年期3万元以下的小额信贷支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iholidays.com

3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问:我们注意到,为支持韩国政府和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政府已决定向韩方提供10万只N95口罩、10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1万套医用防护服等一批抗疫物资援助,还愿向韩方提供5万人份检测试剂。但此前一些外媒报道称,中方因疫情禁止出口医用口罩及生产口罩所需原材料,这与中方上述举措有很大出入。你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关于中方向韩方提供110万只口罩等抗疫物资援助,中国驻韩国使馆已经发布了消息。根据我了解到的最新情况,首批援助物资将很快运抵韩国。我们注意到,中方的这一善举在韩国社会各界引起积极和热烈的反响。

另外,据我所知,除了中央政府层面,近来中国许多地方政府和企业也纷纷向韩方表达慰问和支持,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积极提供抗疫物资援助。根据我手头掌握的情况,截至3月8日,上海、山东、浙江、江西、吉林等地方政府已经通过友城等渠道向韩方捐助了一批防疫物资。另外,安徽、江苏、河南等地也准备向韩方捐助防疫物资。

疫情暴发以来,韩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对中方抗疫提供了大力支持和援助,中方对此深表感谢。中韩是近邻,邻里之间面对困难和挑战就应该守望相助、同舟共济。我们愿同韩方继续本着互帮互助、共克时艰的精神,加强信息和经验分享、开展联防联控等方面的沟通与合作,争取早日共同战胜疫情。

至于你提到的医用口罩及生产口罩所需原材料出口的问题,此前中国商务部已作出澄清,明确指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同时,由于疫情防控和大规模复工复产的需要,中国国内口罩需求目前仍处于高位,存在供应的缺口,现阶段各国从中国采购口罩的确会面临一定困难。

但是,疫情无情人有情。中国愿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携手应对并最终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来源:外交部官网、人民网

责任编辑:饶春雨

支持我们请点赞或使用评论功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iholidays.com

建设一个5G基站要花多少钱?

这一直是运营商和设备商秘而不宣的数字。由于我国5G基站还未规模部署,没有公开数据,我们也一直不敢妄加猜测。

不过,近日全球最先规模商用5G网络的韩国运营商终于公开了这一数字。

韩国运营商KT表示,每个5G小区的部署成本平均约为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8.8万元),而竞争对手LG U+约为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5万元)。

另一家韩国运营商SKT早在去年4月份就间接地公布了5G基站部署成本,SKT在一次记者会上表示,预计投资约3万亿韩元用于在年底前建设完成约7万个5G基站设备。

这7万个“5G基站设备”,指的是5G AAU设备。计算一下,即平均每个5G AAU设备的部署成本约为4286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4.7万元)。

韩国第三大运营商LG U+没有透露具体的5G设施投资,但该运营商表示每个5G小区的投资成本约为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5万元)。

这就意味着,在韩国商用5G网络中,每小区的部署成本约在11.5万至28.8万元之间。

什么叫5G小区?

一个5G基站由DU和AAU组成,一个DU连接多个AAU,每个AAU对应一个小区。

因此韩国运营商所指的“每个5G小区部署成本”,指5G基站的DU和AAU设备成本、基站建设成本、铁塔整改成本等之和,再除以AAU设备数量。

如果按照传统配置,一个基站带三个小区,连接三个AAU,那么在韩国一个5G基站的部署成本约为34.6万元至86.5万元人民币。

但为什么韩国三大运营商的5G部署成本差距那么大?

韩媒表示,首先是因为运营商的5G设备的采购价格不一样。不同设备商的5G设备报价不一样,或者有的运营商把设备价格压得更低。

其次是因为不同设备商提供的5G设备性能不同。比如,据韩媒在2019年6月报道称,当时有设备商提供给LG U+的5G DU设备可以连接18个AAU,最新DU设备可连接36个AAU,而另一些设备商的DU设备只能连接6-12个AAU,这意味着LG U+可以省俭一些DU设备费用,从而降低了网络部署成本。

另外,设备商提供的AAU设备重量更轻,也能降低5G基站部署的人工成本和天面改造成本。

事实上,比较韩国三大运营商2019年度总资本支出和建设完成的5G基站总数,也能看出较大差异。

如上表,LG U+在2019年的总资本支出最低,但建设完成的基站数量却排名第二,显然这家运营商的5G基站部署成本较低。

除了韩国,其他国家的5G基站部署成本有多高?

不久前,马来西亚发布了一份《National 5G Task Force Report》报告,报告中指出,若采用NSA组网,5G AAU设备采用64T64R,一个5G宏站点的成本最高估计约为RM510000(约合人民币84.8万元)。

按一个5G宏站点带三个AAU计算,这一数字和韩国差不多。

那么,我国5G基站部署成本会有多高?

由于现在我国运营商还未开始大规模5G基站采购,没有公开数据。

但估计肯定会远低于韩国和马来西亚,因为我国三大运营商5G基站集采规模远远大于韩国和马来西亚,量大从优,单站设备采购价格就会更低。

比如,韩国三大运营商的4G站点数量约为83万个,而根据工信部数据,截至2019年9月底我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达808万个,其中4G基站总数为519万个。

有预计称,未来我国要建成600万个5G基站,大概要花1.2-1.5万亿元。如果按这样计算,就是每个5G基站部署成本约为20万-25万元。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iholidays.com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中证网讯(记者董添)2月24日,良品铺子成功IPO。据介绍,线上渠道是近年来良品铺子市场销量增长的助推器,在和京东超市平台的合作中,双方共同努力,通过资源、流量、店铺等方面的整体精细化运营,良品铺子在京东超市平台的销售业绩实现了快速增长。

据了解,自良品铺子入驻京东超市平台,双方进行了全方位的合作。以2019年为例,双十一期间,良品铺子借助线下营销事件,门店和京东超市通过线上线下打通,为店铺蓄能造势,带来了大量的流量和销量。同时,京东超市还助力良品铺子用“大牌爆款”产品力展现“高端品质感”。双十一当天前2小时,良品铺子销售额同比增长高达13倍,全天销售额实现同比增长200%。

在随后的京东超市年货节期间,良品铺子“良品谢礼”系列产品,以营养健康的坚果零食,结合传统非遗“敦煌文化”,最终,该礼盒实现了销量同比增长340%,销售额同比增长187%的成绩,在整个年货节期间,良品铺子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183%。

此外,在元宵节的前一周,良品铺子在京东平台销售额同比增长4倍。而在近期的京东超市合作伙伴奖项评选中,良品铺子还荣获了京东超市颁发的“年度最具潜力奖”。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iholidays.com

新华社济南2月25日电题:滞销怎么办?山东助推农产品线上销售解难题

新华社记者张志龙 邵琨 孙晓辉

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农业大省山东一些地区的生鲜农产品遇到价格走低及销路不畅问题,不仅损害了农民利益,也影响到市场保供。线上平台销售、县长直播带货、打通各类梗阻……山东一系列举措助推解决农产品滞销难题。

菠菜挂上网 滞销苹果成爆款

“泰安市岱岳区范镇的170万斤(850吨)菠菜因为疫情遭遇销售难,我们及时发到了信息平台上,一能解决农户销售问题,也能让市民吃上新鲜菜。”山东绿地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峰说。

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交通不畅、线下渠道受阻,原本在春节期间不愁销路的农产品价格下跌,局地堆积,陷入农民“卖难”、市民“买难”困境。

陈峰所说的信息平台,是山东省商务厅21日发布的“山东生鲜农产品产销对接平台”。这个平台通过互联网实现农产品种植基地、合作社、供应商与商超、电商平台、批发市场以及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等各类渠道的对接。

平台运营方数据显示,截至23日,已经有57家线下商超和71家线上平台加入到“山东生鲜农产品产销对接平台”上,已累计带动农产品成交量179吨,成交额141万元。

山东省商务厅副厅长张义英说,希望能打造生鲜农产品线上数字供应链,解决供应链不匹配带来的局部地区农产品卖难问题。

山东不少地区农民主动求变,疫情危机中看到新机遇。烟台蓬莱市郝家村有1000多亩果园,去年苹果喜获丰收,收获苹果600多万斤,还有500多万斤储藏在冷库里销不出去。在抖音和快手宣传后,郝家村的优质苹果由难销变成了爆款。

副县长搞直播 “带货”成风景

“我向全国网友发起挑战,看看十秒钟一个人能吃多少西红柿,先吃为敬。”在直播平台上,商河县副县长王帅开始了网络直播:他一边吃,一边向网友推荐当地难销的西红柿。王帅开的两场网络直播,吸引了超过18万网友关注,当场预订1000多斤“粉贝贝”番茄。

商河县是个农业大县。在王帅的影响下,当地不少干部、群众开始用短视频、网上直播的方式帮当地农民卖菜。2月20日,商河县商务局局长白朝阳与前来洽谈蔬菜购销合作的济南客商来到郑路镇的黄瓜大棚里。他拿着一根黄瓜,摘下口罩,对着手机镜头录了一段短视频。“绿色无污染、好吃不贵……我是商河小货郎,商务局长白朝阳。”

最近,商河各乡镇的蔬菜种植基地已经不愁销路,部分乡镇的蔬菜还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白朝阳说,“前两天华联、银座等超市来村里都拉不到货。”

在山东各地,网络“带货”已成一道风景线。惠民县的食用菌龙头企业齐发食用菌基地的客户以北上广等地居多,疫情期间省外销售渠道已走不通。“到了初三时,香菇已积压30吨。”齐发食用菌基地总经理吴元元说。

当地政府利用融媒体平台、社区群等,鼓励菜农主动联系市场、直销门店、社区取货点等线上销售方式,“带货”效应明显,最多的一天卖了1.6万斤香菇,卖难问题得以解决。

打通各类梗阻 为复产提速

有关专家表示,传统上中国绝大多数的农产品都是通过批发商外销的,已经形成了一条由农户、各类批发商、批发市场、菜场超市,再到消费者的销售网络。疫情期间,多个环节停滞,造成了农货销售中断。

记者了解到,防疫期间物流困难,县村道路、高速公路路网运行不畅通是造成农产品难销的重要因素之一。

为此,山东交通运输部门已根据国家部署要求,积极恢复正常交通运输秩序,全力打通因疫情影响临时封闭的高速公路出入口,保障高速路网畅通。截至21日18时,这个省因疫情影响封闭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全部解除封闭恢复通行。

此前,山东还为一些农业龙头企业办理了“特别通行证”畅通了原料和产品的交通运输。东营市民兴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安民说,公司保证员工安全的前提下,加班加点处理外地运来的平菇和杏鲍菇,保证终端市场供应。“通行证”为企业复工复产添了油加了速。

此外,农产品发货打包需要的纸箱、泡沫等包材随着交通的逐步畅通,已经得到了较大程度的缓解。劳动力也在逐步恢复的过程当中。以东营市利津县为例,全县市级农业龙头企业累计复工复产18家,具备生产能力的市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复工率达到了70%,返岗率达到了90%。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iholidays.com